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瞒天过海:久量股份关联交易伪装术恐难逃监管法眼

  作为一家深耕LED照明行业的制造企业,广东久量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久量股份”)于2018年6月向证监会提交了在创业板申请IPO的招股说明书,并在近一年后,对招股说明书进行了更新。

  招股说明书显示,久量股份主营业务为LED照明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多年来,久量股份围绕“DP久量”核心品牌,深耕LED照明应用行业,目前已经形成了以LED移动照明与LED家居照明为主的产品系列,涵盖LED应急灯、LED手电筒、LED露营灯、LED台灯、LED球泡灯等各类照明产品。

  从证监会披露的对久量股份的反馈意见来看,关联交易是发审委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53个问题中有三个问题是对久量股份的关联交易提出质疑。

  而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久量股份2018年的关联交易有了很大的改观,与关联方间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关联交易金额从2015年的2960.28万元减少为2018年的372.23万元,与关联方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的关联交易金额从2015年的4323.35万元减少为2018年的131.27万元。

  但通过对久量股份2018年十大客户的分析来看,久量股份在关联销售规范过程中存在“非关联化”的假象。

  招股说明书表明,久量股份关联销售中涉及到的关联公司为广州市怡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怡科电子”)和广州光南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光南威电子”),这两个公司分别于2017年10月和2017年11月进行了股权转让,从而消除了久量股份和这两个公司间的关联关系,同时与这两个公司的交易额也出现了大幅下降;而且,光南威电子也从2016年和2017年的前十大客户之列退出。

  但在研究了这两个公司的受让方以及2018年的十大客户之后,就会发现这种股权转让只是关联交易的一种伪装术。

  首先看看两个关联公司的转让情况。

  根据天眼查显示,光南威电子在2017年11月进行了多项工商变更,其中股东由周集源和周玲轩变更为连志华和魏汉旭。

  怡科电子又转让给了谁呢?根据天眼查显示,2017年10月,怡科电子也进行了多项工商变更,其中股东由周集源变更为连志华和魏汉旭。之后于2018年6月底,怡科电子再次进行了多项工商变更,其中股东在连志华和魏汉旭基础上,增加了义乌市优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优麦电子”),怡科电子80%的股权归优麦电子所有,最后怡科电子于2019年3月底注销。

  表面上看,这两家关联公司只是恰巧同时转让给了相同的受让方而已,自此与久量股份不再有任何关系,但是如果再比对久量股份的前十大客户,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梳理久量股份前十大客户的销售情况发现,优麦电子在报告期内一直是久量股份的重要客户。2016年,优麦电子向久量股份采购LED家居照明类产品达755.22万元,成为久量股份LED家居照明类产品的第7大客户;2017年,优麦电子LED家居照明类产品的采购金额进一步增加为994.81万元,成为久量股份LED家居照明类产品的第3大客户;到了2018年,优麦电子不仅采购1420.25万元的LED家居照明类产品,还采购了231.94万元的其他移动家居小电器,其采购金额分列这两类产品的第1位和第6位。数据显示,2018年,优麦电子的总采购金额达到1668.05万元,成为久量股份的第10大客户。

  也就是说,久量股份将关联公司转让给了另一个客户,在这种情况下,久量股份没有将优麦电子认定为关联方的解释能够获得监管机构的认可吗?

  再看久量股份2018年十大客户之一——长沙市久能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久能光电”)。久量股份前十大客户的销售情况显示,2016年,久能光电为久量股份LED家居照明类产品的第6大客户,采购金额为760.63万元;2017年,久能光电为久量股份其他移动家居小电器类产品的第3大客户,采购金额为256.23万元;2018年,久能光电为久量股份LED家居照明类产品的第2大客户,采购金额为1264.32万元。2018年,久能光电的总采购金额为2217.44万元,晋身为久量股份的第8大客户。

  从天眼查显示的信息来看,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曾用名为长沙市久量光电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4月变更为长沙市久能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从名称上看,久量股份旗下两个全资子公司分别名为肇庆久量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和广州久量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那么,这个长沙市久量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和久量股份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会在2017年4月进行名称变更呢?

  如果久能光电和久量股份存在关联关系,那么更名岂不成为久量股份的另一个关联交易伪装术?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搜索更多: 久量股份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