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14.33亿海澜之家悉数收回 原旗下女装爱居兔分文未用

  近日,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600398.SH,下简称“海澜之家”)剥离旗下女装品牌爱居兔,被戏称为“男人的衣柜装不下女装”。

  但该笔转让价格接近4亿的交易仍是关联交易,受转让方赵方伟、江阴得合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江阴海澜之家投资有限公司,皆为爱居兔原管理团队。

  其中,赵方伟从2015年担任公司董事,在任期未满情况下,于9月15日提出辞职。

  翌日,9月16日,海澜之家发布《江阴爱居兔服装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拟转让其持有的女装品牌爱居兔100%股权,标的股权转让价格合计3.82亿元。

  虽然将股权100%转让,但因受转让方仍是海澜之家关联方,业内有观点认为,海澜之家对爱居兔仍“藕断丝连”。

  9月24日,海澜之家发布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资料显示,计划用于爱居兔的14.33亿元募集资金将转入公司自有资金账户,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时代周报记者于9月24日致电海澜之家董秘办,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把股权卖给了三个公司,今后我们只属于参股公司,不负责爱居兔的经营。”

  言下之意,海澜之家彻底告别爱居兔的经营。

  转让协议公告中,海澜之家表示:“本次交易符合公司整体经营和发展策略,爱居兔品牌自创立以来,经过多次品牌定位的调整,品牌整体经营业绩未达预期。”

  事实上,近几年来,海澜之家陆续涉足童装、女装等领域,扩大经营范围寻求业绩新出口。“未达预期”正是海澜之家多品牌战略目前的尴尬状态。

  爱居兔业绩“变脸”

  海澜之家总在风口浪尖处。

  早在今年4月,海澜之家股东大会上,有小股东质疑该公司经营能力,被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雷霆怒怼。

  “如果你水平足够,就是你来当董事长了。”“营收规模没超过海澜之家的,就不配质疑海澜。”“最高级别的设计师都在海澜之家,从销售额就可以看出问题,没有人超过海澜之家,就说明我们现在是最好的”。

  2019年半年报中,海澜之家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但归母净利润21.3亿元。

  “爱居兔女装没有达到预期经营目标,剥离出上市公司就成为必然;此外,近年以来海澜之家从三四线市场进军一二线市场,主品牌实际经营效果同样没有达到目的。”9月19日,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爱居兔曾是海澜之家三大主要品牌之一,成立于2010年,定位为大众时尚女装品牌,以20-39岁的女性顾客为主。后者在其官方简介中称,爱居兔发展势头十分良好,是公司重点发展品牌。

  据往年财报显示,2015年到2018年,爱居兔营业收入从3.05亿元增至16.98亿元,平均每年营收增长4.5亿元;门店数量也增加4倍有余,至1281家,在海澜之家分支品牌中店铺数位居第二。

  然而,爱居兔业绩上半年突然“变脸”。据转让协议公告数据显示,爱居兔资产负债总额在短短八个月增长近3亿元,从2018年末4.3亿元增至8月底7.1亿元;净利润同样一落千丈,从3.2亿元下滑到-2536.38万元。

  海澜之家在8月29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中分析国内女装市场,称上半年服装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国内女装行业消费者需求变化较快,规模增速不断下降,且国际和国内品牌众多,市场集中度较低,行业竞争异常激烈。

  “海澜之家模式在主品牌发展受限的情况下,开始品类延伸与多品牌扩张,但仅凭增加门店数量、跑马圈地等老旧运营方式导致女装业绩下滑。”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一个重要的背景是,为提高爱居兔产品质量、增加货品存储空间,海澜之家曾在2018年7月发行3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其中4.7亿计划将用于建设爱居兔研发办公基地,10.93亿元用于建设爱居兔仓库,总投入计划约15.63亿元。

  而在9月24日的最新公告里显示,目前上述投入计划全无实施,被转入海澜之家公自有资金账户的14亿元,正属于上述投入计划的资金。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海澜之家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