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茅台董事长李保芳的烦恼:如何让老百姓能喝上平价酒

  “超市排起长龙,上架一秒抢空。出门倒手黄牛,经销商家囤酒。”

  在这场涉及多方利益纠葛的博弈中,茅台集团已经打响了价格保卫战,“控价、控价、控价”已成为其这个月乃至近半年的关键词。

  尽管仍一瓶难求,但从走势上看,飞天茅台的价格也确有回落,从8月末的近3000元/瓶已降至如今2000上下。只是,这离官方规定零售价1499元还有一段距离,更有经销商颇为自信而不客气地讲,“那是活在人们想象中的数字”,在他记忆里,自己就没卖过1499元的平价茅台。

  这让继任董事长还不到一年半的李保芳也有点坐不住,时不时就出来喊话。整个9月,在外部媒体描述中,李保芳主要做了三件事:“开会”、“暗访”、“交新朋友”。

  壹

  9月19日,象征国货品牌的“贵州茅台”随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腾空而起,其中一枚编号为“OHS-3B”的高光谱卫星被命名为“飞天茅台星”。也正如当下紧跟飞天茅台的紧俏与火热,茅台集团既定的千亿宏图也在步步逼近。

  9月21日,茅台集团公司、股份公司在北京召开外部董事座谈会。李保芳在会上明确提出,年内完成“市值破万亿、股票破一千、销售收入破一千亿”的目标。

  有目标总是好的。就目前情况来讲,贵州茅台股价已有一月时间维持在千元以上,总市值近15000亿,也就年收入还留些悬念,两个月前,茅台集团对外公告,上半年集团营收463.3亿元,其中股份公司营收394.88亿元。

  不过,目标并不算新目标,倒更像是对前任留下遗产的“老生常谈”。李保芳称这是一次“务虚会”,从会议内容看,他主要做的还是“敲敲桌子”、“拍拍肩膀”、“定定基调”——“目前公司管理仍存在一些问题;明年我们要开展基础建设年;要居安思危,要行稳致远”。

  稳才能保证目标实现。早在2016年,刚从白酒业低谷中走出的贵州茅台,就将“千亿集团”的愿景谋划为“酒业收入750亿,多元化板块250亿”。时任董事长袁仁国并不大自信地把期限定在了2020年。

  直到茅台2017年收入超760亿后,这一目标才被提到了2019年。这是李保芳捧下接力棒后即将要交的的答卷。2019博鳌亚洲论坛上,李保芳表示,茅台酒最终的年产量是5.6万吨,在6600吨产能扩建完成后将不再扩建。

  这也意味着,靠“茅台酒”单一品牌提振业绩,在未来是有天花板的。上市公司2018年报中,总营收736亿,其中茅台酒占655亿,系列酒81亿。2019上半年营收394亿,茅台酒占348亿,系列酒46亿。

  这是“李保芳时代”面临的挑战。

  贰

  自掌舵茅台以来,整顿经销商就成了李保芳的常态工作,“暗访”也成了茅台集团的习惯性动作,常令地方经销商和零售店老板们“不寒而栗”。

  9月13日,正值中秋,李保芳“暗访”六盘水市一家专卖店时讲:“茅台酒是拿来喝的,不是拿来炒的,请不要做‘黄牛’,不要非法倒买茅台酒。”

  不过,有不少民众却对此不以为意。毕竟,飞天茅台的高价依然摆在那里。作为公司的掌舵者,李保芳自然痛恨不守规矩的经销商和那些从中捞油水的黄牛,更何况,二者有时还难辨“雌雄”。

  在8月底的价格会议上,李保芳直截了当地讲:“今天是为价格而开会,要控制价格,而不是稳住价格。黄牛搅局也是助推价格疯涨的因素,不能让‘黄牛’问题成为茅台酒销售过程中一个司空见惯、熟视无睹的现象。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茅台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