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富贵鸟40亿元套现资金流向不明 破产清算一波三折

  一个企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财经史,有的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有的昙花一现,惊鸿一瞥。

  曾经的“鞋王”富贵鸟,不幸属于后者。

  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一家小作坊开始,到2013年赴港上市,再到2019年破产清算。短短6年时间,富贵鸟从上市的高光时刻走到了清算解散的沉沦没落。

  复盘富贵鸟从债务危机到破产清算整个过程可以发现,导致其走向灭亡的最根本原因在于企业内部管理失控,以及对商业规则的漠视,偶然之中隐含着必然。

  富贵鸟陷入破产清算的命运,是这种行为和心理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01 违规担保,货币资金半年缩水近九成

  到2018年年中破产清算的时候,“鞋王”富贵鸟账面上还有45.15亿元资产,负债34.66亿元,资产负债率76.8%。

  初看之下,富贵鸟仍有近10亿元的净资产;实际上,其此时已经处于严重的资不抵债状态,风雨飘摇。富贵鸟45.15亿元的资产,不仅实际价值已严重贬损,而且还有巨额潜亏。

  从财务数据看,在2017年6月底时,富贵鸟还有近55亿元的资产。2017年底,富贵鸟货币资金仅剩2.27亿元,其中1.65亿元处于质押担保受限状态,可动用的现金不足1亿元。

  短短半年时间,富贵鸟的货币资金就从20.35亿元猛降到2.27亿元,减少18亿元。之所以会出现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况,主要在于富贵鸟为一系列担保行为履行代偿,但这些担保行为并未在以往年度中披露。

  截至2016年8月底,富贵鸟以定期存款质押的方式,向石狮市的文昌鞋服贸易、诗娜鞋服贸易、明誉贸易、艳芳鞋服贸易、雅妃鞋服贸易等5家贸易公司提供超过6亿元的担保,这些担保行为未公告披露。

  截至2016年末,富贵鸟存在11.06亿元对外担保未披露;2017年1-4月,富贵鸟又新增对外担保10.7亿元,也未履行公告义务。

  从担保对象来看,被担保方的注册资本都比较少,与其较大的贷款金额不符,比如康菲贸易,注册资本仅100万元,富贵鸟给其提供的担保金额高达5.48亿元。

  这些接受富贵鸟担保的公司,注册地址相同或相似,大部分位于石狮市福林大厦;部分公司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存在重合的情形(表1)。

  诸多的“巧合”和不合常理之处,难免让人质疑,富贵鸟提供担保的资金最终流向何处?

  市场曾有传闻,富贵鸟将大笔资金投入到P2P等领域。

  2015年,富贵鸟关联公司富贵鸟集团、富贵鸟矿业集团等通过富银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入股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持80%股权,后者为叮咚钱包的运营主体。叮咚钱包2016年上线,100元起投,累计成交量突破85亿元,注册用户数超250万。

  2019年6月开始,叮咚钱包开始出现逾期,投资者也已无法与其联系。

  除叮咚钱包之外,富贵鸟还与深圳中融资本以千万美金投资互联网交易平台“共赢社”,共赢社专注于为自然人提供小额借贷。

  富贵鸟集团是否通过设立一系列“皮包”公司,并利用上市公司信用,为其投资行为进行输血,尚且不得而知。但这一笔笔担保累积下来,不断加重着富贵鸟的代偿压力。

  截至2017年7月底,富贵鸟因履行代偿责任,被银行至少划扣16.15亿元资金,造成巨额潜亏和资金链断裂,无法及时兑付“14富贵鸟”债券本息,点燃导火索,最终引发财务危机。

  在现金大幅流失的同时,富贵鸟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也出现问题。

  02 违规拆借,43亿应收款绝大部分成坏账

  与“积极”开展对外担保,不进行信息披露,造成巨大资金窟窿的情况相似,富贵鸟的应收款类科目也是一个“重灾区”。

  截至2017年6月底,富贵鸟账面上的其他应收款为15.88亿元,其中大部分是对前述数家贸易公司的借款,金额约12.16亿元(表2)。

  在此之后,富贵鸟继续向其提供资金,拆借金额约12亿元,累计约24亿元。

  因此,若考虑前述未披露,但被银行划扣资金的16.15 亿担保,富贵鸟的其他应收款实际金额应在43亿元左右,其中绝大部分已成为坏账。

  此外,2016年底至2017年初,富贵鸟还购买了2亿元的信托理财产品,通过信托贷款的方式将上市公司2亿资金转移出去,最终这2亿元投资本金也全数打了水漂。

  2015-2016年,富贵鸟分别实现收入20.31亿元、14.92亿元,实现净利润5.3亿元、2.17亿元,2016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26.55%和59.16%。

  2015年,富贵鸟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仅为1.8亿元。受收入大幅下降的影响,富贵鸟2016年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5亿元。

  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实现营业收入4.12亿元,同比下降48.09%,净利润为-0.11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进一步减少。富贵鸟的资金已十分紧张,主要依靠银行贷款进行融资,维持现金流的平衡。

  在这样的经营状况和资金实力下,富贵鸟竟然在其实际控制人林和平家族眼皮底下被套取超过40亿元资金,原因令人费解。

  一种猜测是,这些从上市公司身上“套取”的资金,或通过贸易公司这一“中转站”,被林氏家族用作P2P等领域的投资,或另做他用。

  但无一例外的是,上市公司将无法收回这笔巨额资金,留下的只是“一地鸡毛”。

  富贵鸟2016年8月在港交所停牌时,市值仍有约50亿元,坐拥20.35亿元现金,54.53亿元流动资产,资产负债率也比较低。

  根据前文的分析,富贵鸟实际控制人林氏家族通过违规担保、违规拆借和对外投资三个行为,令富贵鸟40多亿元现金无法收回。这些行为发生的时间段主要集中在2016-2017年期间。

  除此之外,富贵鸟的其他资产,比如应收账款、存货、固定资产等,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减值和损失,金额约在9亿元。

  也就是说,富贵鸟扣除货币资金、其他应收款之外的约20亿元资产,能够变现的资产账面值不超过10亿元,而此时富贵鸟的债务金额为34.66亿元,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对富贵鸟的债权人而言,一场围绕争夺富贵鸟财产的战争,即将拉开帷幕。

  03 一波三折,从重整到清算

  作为石狮市的“明星”企业,富贵鸟自陷入破产清算开始,就引起当地政府和诸多利益相关方的高度关注,不同债权人之间反复进行着博弈,着眼点是如何将自身利益最大化。

  一般而言,当一家企业进入破产前后,需清偿5类债务:担保形成的债务、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职工债务(欠职工工资、劳动保险费用以及职工安置支出)、欠缴税费和普通债务。

  前三者会优先得到足额支付,有剩余时,再逐次支付欠缴税费和普通债务。清偿普通债务时,债权人将按照不同的债权金额享受不同的清偿比例。比如债权金额小于10万元的债权人,一般可以得到足额或较高比例的清偿,金额大的债权人,只能得到很少比例的清偿。

  具体到富贵鸟,其担保形成的债务,因大部分被银行提前划扣,且担保债权拥有优先受偿权,基本能得到足额清偿,富贵鸟债权人的利益博弈,主要集中在普通债权人之间。

  富贵鸟的普通债权人主要由三类构成:银行,贷款金额约5亿元;“14 富贵鸟”和“16富贵01”债券持有人,债券本金合计21亿元;日常经营业务相关方,如上游供应商、下游经销商等,富贵鸟欠款约3亿元。

  由于富贵鸟是富贵鸟集团的核心企业,富贵鸟的破产极有可能把富贵鸟集团拉到危险的边缘,进而引发一系列问题。

  因此,当地政府也快速加入到这一战局,石狮市领导亲任富贵鸟清算组组长(清算组后担任富贵鸟的破产管理人),使得利益诉求主体更加多元,局面更加复杂。梳理下来,多方利益博弈的焦点在于三方面。在这个过程中,各方既有联合,又有分歧,博弈不断。

  其一,是清算,还是重整?

  依照我国破产法的规定,当一家企业进入破产时,有清算、重整、和解三种方式进行选择。清算立足于解散破产企业;重整、和解立足于通过债务重组、引入投资者,挽救破产企业。

  显然,重整、和解对企业债权人的吸引力更大。毕竟,在未来还有收回债权的希望。富贵鸟的破产,即是这一思路的反映。富贵鸟前后历经了两次重整,第三次才选择清算。整个过程一波三折。

  2018年7月,富贵鸟的管理人申请进行第一次重整。此时,富贵鸟的资产变现值只有4.47亿元,主要包括存货、股权投资、机器设备,以及292项商标使用权和52项专利。富贵鸟的债务总额则高达34.66亿元。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富贵鸟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