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美国支付巨头PayPal入华,外来和尚难念经

  美国支付巨头PayPal曲线入华,犹如板结的湖面中投入一块大石,每个人都关心,这块石头能否砸出一道裂痕,撼动国内支付格局。

  PayPal不仅是美国支付巨头,也是国际支付巨头,目前已开拓全球200多个市场,美国以外的市场贡献了43%的交易量和54%的净收入(2018年数据)。

  国内的支付机构差不多长一个样,PayPal显然与之不同,国际化程度更是让国内支付机构望尘莫及。正因为这样,PayPal入华才会给人想象空间。

  问题是,外来的和尚能念好国内的经吗?

  PayPal是谁?

  很多人认识PayPal,是从支付宝开始的。市场普遍认为,支付宝与PayPal之间,有一段青出于蓝的故事。

  PayPal成立于1998年,2002年被ebay并购,成为ebay买卖双方的交易工具;2003年,淘宝上线支付宝,为买卖双方提供担保交易。从先后次序看,支付宝的灵感来自于PayPal。

  最初的几年,支付宝与PayPal就像两条平行线,在不同的市场做着相似的事情,如从支付工具演变成支付钱包,再衍生出信用支付(贷款)产品。2014年,二者开始在战略层面出现重大差异——这一年,蚂蚁金服成立,全面转向综合性金融服务集团;而PayPal则酝酿与ebay拆分,谋求独立上市。

  之后的一年里,两者分别完成了各自的大动作,支付宝再次战略升级,从金融服务平台转型转型生活服务平台;PayPal则如愿上市,开始在华尔街的指挥棒下为规模和营收奔跑。

  三年后,二者已决然不同。支付宝变身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而PayPal仍是一家支付机构,支付营收贡献占比高达89%。

  那么,仅就支付业务本身来看,PayPal的表现究竟如何呢?

  (1)交易规模

  PayPal是国际支付巨头,但与国内支付机构比规模,也只是二线水平。2018年,PayPal在全球共计实现交易量5087亿美元(不含网关支付),折合人民币4万亿元,放在中国市场(2018年国内非银行支付交易规模208万亿元),占比不足2%。

  从增长趋势看,2013年以来,PayPal交易规模年均增速在20%-30%之间,与同期国内支付机构动辄上百的增速比,只能说差强人意。

  (2)盈利能力

  交易规模虽不占优势,但PayPal的盈利能力绝对羡煞旁人。2018年,PayPal实现净利润20.57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41亿元。相比之下,国内支付机构困于盈利难的僵局,不得不为三斗米折腰,个别机构甚至不惜铤而走险,违规经营以至罚单不断。即便是几个巨头,也是通过“贷款补贴支付”实现商业层面的可持续性。

  PayPal的盈利,取决于其远高于国内同业的收费标准。以美元入账为例,PayPal的支付费率一般在交易额3.4%以上(视商家交易额差异化定价,最高可升至4.4%),且需支付0.3美元/笔的固定费用。若涉及货币兑换,PayPal还要单独收取货币兑换费。而PayPal自身的支付成本费率基本在1%以下,意味着支付交易的毛利空间至少在2.4个百分点以上,扣除其他运营成本,仍然有较大的盈利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PayPal高盈利并无什么秘密武器,纯粹是低竞争下的高定价所致。一旦深度涉足中国市场,一样会陷入盈利难困境。反过来讲,国内支付机构争相走出去,看中的也是国际市场更高的毛利空间。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PayPal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