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当当网没有“后悔药”

  10月23日深夜,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和俞渝互撕再次成为互联网的爆点,此前少见发声的俞渝披露了和李国庆的更多细节,不仅将这对夫妻由来已久的矛盾进一步公开化,两人的矛盾也由工作到了生活。

  今年2月20日,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网,后称其被俞渝“逼宫”。在近期的一档访谈节目中,李国庆愤怒摔杯上了多个热搜,此次也不例外。

  10月24日晚间,李国庆再度回应称,俞渝所称,只有一件事是真的,其他都假的。这场内斗孰是孰非,外界已难以判断。

  从明星夫妻创业,到共迎高光时刻,再到反目走向离婚,李国庆和俞渝25年的过往,最终沦为互联网“大瓜”让人唏嘘,而两人联合创办的当当网也早已失去老大地位,甚至差点被收购。

  现在来看,曾经被称为“中国版的亚马逊”的当当网,无论是在业务发展,还是在夫妻关系处理上,或许真的需要向亚马逊学习。只是风波之下,俞渝独掌下的当当网,又该何去何从?

  实际上,以图书品类起家的当当网,在一定程度上也见证了垂直电商行业的兴衰起落。自2010年垂直电商迎来爆发式发展,到互联网流量红利结束,电商领域进入寡头时代,多数垂直电商落得或转型,或卖身,或死掉的结局,而活下来的则在夹缝中求生存。随着投资寒冬到来,垂直电商“当当网们”将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垂直电商会一直存在,但是永远也做不赢天猫、京东、拼多多等平台电商。如果要想活下去,垂直电商需要在品类、营销模式、运营模式、商业模式等方面做出更多的创新。
风波之下 当当网何去何从

  在矛盾被公之于众之前,李国庆和俞渝是互联网圈内夫妻创业的典范。1999年,从体制内离职经商的李国庆和“海龟”俞渝抓住了国内互联网创业的良机,推出当当网,并拿到IDG、软银等680万美元的首笔投资。彼时,京东尚未成立,马云刚刚创办了阿里。

  虽然当时亚马逊网上书店已经风靡美国,但在国内,网上购物仍是陌生事物。随着互联网渐渐走进寻常百姓家,以图书起家的当当网霸占起图书类垂直电商的垄断地位,甚至在整个电商领域都遥遥领先,阿里、京东等也曾无法企及,当当网被被称为“中国版的亚马逊”。

  2010年12月,当当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较发行价暴涨86.94%,并在不久创下36.40美元/股的峰值,李国庆俞渝身价超过十亿美元。由于股价暴涨,李国庆认为投行对当当网定价过低,随即发生李国庆手撕“大摩女”风波。

  但李国庆可能还是“骄傲”的太早了点:国内图书电商市场竞争逐步白热化,亚马逊通过收购卓越网,以及阿里(淘宝、天猫)、京东、苏宁等先后参与分食,持续多年的价格战和守着一亩三分地让当当网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其在2011年至2013年累计亏损超过8亿元,并在电商领域逐渐被边缘化。

  这也反映到当当网的股价上,其相较前述峰值曾一度蒸发近90%。迫于压力,当当网于2016年9月以5.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亿元)完成私有化,退市时市值不足27亿元,相较上市之初跌掉超过四分之三。昔日的老对手阿里和京东则在2014年实现上市,彼时阿里市值是当当网的近94倍,京东是其28倍,亚马逊更是其近138倍。

  某种程度上,当当网的私有化构成李国庆与俞渝两个人矛盾的重要焦点,而私有化的背后则是当当网的没落。据海克财经报道,2014年年底,李国庆与俞渝达成共识,自2015年起,俞渝管老当当,他去开辟新当当,即自出版、实体书店、电子书、百货、文创等新业务。但是当当网的颓势,依然无法避免。

  据易观数据,2017年第四季度当当网占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份额的比例为0.7%,四年内几乎腰斩;今年第二季度,当当网的市场份额继续下降至0.4%,排在天猫、京东、苏宁易购、唯品会和国美之后,其中天猫、京东分别占据62.4%、25.6%。

  在图书电商领域,当当网也难以保住过往的荣耀。早在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B2C网售图书市场格局便生变,京东图书以36.2%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越当当网的35.1%成为市场第一,天猫以17.5%的份额位居第三。随着今年7月亚马逊中国正式停止销售纸质书,国内图书电商市场确定形成京东、当当网、天猫三足鼎立的格局。但相较京东、天猫等综合类电商,垂直电商属性明显的当当网,未来生存压力将更为显著。

  值得一提的是,当当网此前曾先后获得亚马逊、百度、腾讯伸来的橄榄枝,但均被拒绝。如果当初接受其中一个,或者当当网自身及时大胆向亚马逊学习,当当网如今的发展或会是另一番境况,但正如李国庆和俞渝后悔夫妻创业一样,当当网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去年,当当网曾以75亿估值计划卖身海航集团,但最终在一片质疑声中终止。目前,不断掀起的创始人风波或会对后续资本和公司员工产生顾虑,从而对当当网发展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同时,鸿门资本创始人、零售电商资深分析师庄帅对投中网表示,当当网除了面临来自京东的压力外,还面临知识付费平台(如樊登读书和逻辑思维)的挤压。他认为,这些平台实际上已经成为“出版商”,只是没有刊号,通过将图书这样的标品(相较非标品而言,指可以标准化、规模化生产的产品,典型的如3C家电)做成非标品,形成品牌,可以在自己平台,也可在京东上销售。

  事实上,当当网顺风顺水的时候,对外界而言,李国庆和俞渝恩爱有加。纵观来看,两人的矛盾从工作分歧最终走向生活细节,从上市之初的职责分工,到后来的员工站队,特别是2016年的私有化,2018年1月新业务被俞渝强制收回,乃至到今年2月李国庆自称“净身出户”,两人矛盾在当当网的业绩持续亏损之后开始逐渐暴露出来。

  当当网的经营不善,乃至亏损,更是让市场和资本看到了另外一层电商格局——垂直电商的式微,生存艰难。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当当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