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农村野生网红大爆炸

  这些突然间爆发起来的农村野生网红,成了弥合城乡鸿沟撕裂的意外收获,他们的内容承载着城市群体对乡野生活的美好向往。

  山东人李传帅没有放弃,在2018年经历了一次舆论风波后,继续钻研新媒体红利在山东农村落地的商业探索。现在,除了新媒体业务团队是另外一个同事在负责外,他全身心放在淘宝直播上,正在笼络人才。

  贵州人袁桂花是个坚强的女孩儿,有好几次,她都通过朋友圈表达了她在农村短视频创业道路上的倦怠心情。但她很快就调整过来,继续在快手每天分享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方式,引来诸多粉丝青睐。不久前,一位国际友人去到了她建造的“世外桃源”客栈做客,吃了她亲手做的饭菜,游玩了山水,不亦乐乎。

  广西人甘有琴在镜头面前,用带有浓郁广西口音的普通话说,“大家好,九妹今天就抓鸡来杀了。因为我第三个大伯从东莞回家,给他尝一下家乡的味道。”整个做菜过程拍摄完毕后,甘有琴团队成员会将视频上传到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平台。

  李传帅、袁桂花和甘有琴都出生在农村,都赶上新媒体红利浪潮,先前都没有经过正统的技术和商业训练,却都在不同平台拥有各自的话语权,成为野生农村网红,被打上了农村“新留守青年”的标签。

  从2017年开始,新媒体范畴下的短视频媒介逐渐变成“显性议题”,他们被这个时代选中,他们也与其他人一起共同建造了这个时代“五环外”的媒介生态。农村建房、农村生活、农村美食、农村人际关系……都成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标榜和放大的主题。

  在一轮又一轮的三农政策红利下,移动内容平台嗅觉灵敏,乘风挖掘出无数农村野生网红。这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说,他们是天然的,淳朴的,没有被污染的,无公害的,没有受过专业商业训练的。经过正向引导与对负面内容的把控,他们已经成为无法忽视的一股强大力量。

  这轮农村网红大爆炸追逐的主要议题是分享与致富——分享内容,吸取流量,快速积累财富,实现个体乃至群体的人生境遇跨越发展。有的人借助平台力量向前冲,有的人还在原地靠自己,一个更为现代化的商业模式并没有大范围扎根农村,而是一点分布的方式,凭借平台驱动、人际关系和个人超常发挥“土味演进”着。

  山东新媒体村转身做淘宝直播

  李传帅决定让自己转型,在原来的新媒体业务保持不变前提下,自己抽身试水淘宝直播。

  9月19日,他拉上团队成员,在山东省商河县城通往李庙村的一条公路旁布置了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招聘淘宝村播100名,年龄50岁以下女性;要求:认字即可;工资待遇:保底+提成,月收入约2000—1万。

  9月19日,李传帅在山东省商河县城通往李庙村的一条公路旁布置了一个广告牌

  3月30日,淘宝直播启动“村播”计划,计划在全国100个县培育1000名月入过万的农民主播。同时,通过打造脱贫IP栏目带的形式,深入农产品原产地,帮贫困地区的农产品打开新市场。

  遗憾的是,李传帅太难招到人了。

  李传帅,山东省商河县人,1990年生,少年时母亲去世,父亲受到刺激,离家出走后多年返乡。自幼跟爷爷奶奶生活,吃“百家饭”长大。

  2016年创立了一支扎根农村大地、以妇女为主的新媒体团队,2018年被卷入一场舆论风暴中,城市精英质疑这支团队生产劣质内容。也有评论讥讽,“农村妇女不好好干农活,做什么自媒体呀?”

  有人给李传帅说过威胁的话,也有人给他发辱骂信息,他试图向外界辩解,但毫无作用。他把那段时间称为自己的至暗时刻。他相信不了任何人,唯一能做的是相信自己。

  刺猬公社10月中旬前往山东商河县与李传帅访谈后发现,他处在一个孤独的环境中:李传帅身边没有人完全了解他的所思所想,他与外人谈及的IP、运营、电商等都市时髦词汇,在当地也鲜为人知。

  李传帅向不同到访者表达过他的孤独感。“每次能和你们聊天,我都感到开心,我说的很多话你们能听得懂,能回应我。”能聊得来的一个前提是,他们拥有共同语境。这也是不少农村新媒体创业者遭遇的共同难题。

  不少人好奇:李传帅很聪明,很多想法都比较前卫,是什么原因让他愿意身居农村做自媒体+电商创业呢?

  少年“吃百家饭”的经历,让他变得内向,自卑,要强。也是那段经历,让他对传统孝道有了深刻且无法磨灭的认识,让他很早就拥有了独立人格。

  初中辍学,在家种地三年,期间离开家,前往城市干起了保安。2006年,中国网民破亿,淘宝网成为亚洲最大购物网站。在淘宝购物成为一时风尚。

  李传帅淘宝直播团队的直播成员

  李传帅对如何购物兴趣不大,他更喜欢专研购物背后的电脑技术。那年,他利用种地赚的钱去县城专门学习电脑维修技术。

  如果李传帅没有那段“百家饭”经历让他领悟到“孝义”,与他长期独处自我进化得来的洞察力和敏锐度,他应该不会在2016年轻易从天津回到商河县。2015年,他初入新媒体领域,2016年因一篇文章得到不少补贴。

  那以后,他对互联网的观察更为深入。网络购物大行其道,实体经济变得艰难,李传帅运营的电脑维修店发展前景受阻,“我认识的同行实体店大概每年就有4到6家倒闭,或者转行”。

  他用三天的时间做了一个决定,“结束了我四年的实体店事业”,投身自媒体创业。

  越做越大,在满足了小家在物质上的温饱和精神上的孝义后,李传帅把这种孝道蔓延开来,以带领同乡致富为愿景。一直跟着他做新媒体创业的一位同乡,凭借一己之力,在老家修建了一栋小洋楼。他们获取财富的方式新颖且高效。

  这就是李传帅留在老家做新媒体创业最原始的驱动力。

  但并不是所有跟着李传帅做新媒体创业的人都致富了。他招收了很多徒弟,有亲戚朋友,也有外省人慕名前来,有些人跟着他学习几天就走了,“他们觉得已经掌握了运营新媒体的技术,就够了,但他们没有学到最根本的东西。”

  “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

  “思维方式。”

  这也是他引以为傲的地方。但村里与跟着他一起学习的人不多。有分析称,很多人碍于面子没有与他学习新媒体技术。

  目前国内农村有一个现象很有趣,大多农村的互联网已经得到普及,很多地方都具备了做新媒体的基础条件,但很少出现类似于李传帅这样的农村新媒体团队。

  在刺猬公社长达两年多的观察中,发现从农村蹦出来的野生网红,不像大多数城市创业者那样,先有一个自觉的商业模式、商业发展路径和商业企划书,才去做这件事。他们更像是被时代机遇推着向前走的幸运儿。

  他们没上过大学

  但都接受过新世界的洗礼

  杨武元身材消瘦,门牙前突,大大的眼睛上,顶着一撮蓬松的卷发,像豆芽菜。但人不可貌相,他曾在浙江做过电商,接触过杀马特文化,回家后开造纸厂,做小本生意,拥有经商头脑,胆子大,江湖气,重情义。

  2017年,他成为袁桂花背后的幕后推动者,在快手全身心运营“爱笑的雪莉吖”账号。截至10月15日,该账号拥有359.6万粉丝。

  当年6月,袁桂花从高中毕业,在杨武元的早餐店帮忙打工。他发现袁桂花在玩快手,他自己也在玩快手,一下子聊了起来。综合各方面情况,杨武元想把袁桂花打造成贵州省比较知名的女性企业家,但最开始,他们得从拍短视频开始。

  袁桂花长相甜美,但她从小成长在农村,一直做农活。砍树扛巨木的她忽而力大无穷,抓泥鳅做美食的她忽而心灵手巧,炒菜做饭香喷喷的她受人倾慕,唱歌画画的她忽而安静如初 …… 这些人物行为在一次次实践中被证实,他们的粉丝喜欢看。

  杨武元的想法多元,除了拍短视频,去年他还给袁桂花还制作了一首歌,用各种互联网手段,将生活在农村中的人,放置到互联网语境中,被选中,被拥趸。袁桂花就是在这样的逻辑中火起来的。

  实际上,甘有琴的走红路径与袁桂花有点相似。甘有琴在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和抖音等平台上有一个名字叫“巧妇9妹”。截至10月15日,该账号在上述三个平台的粉丝分别是374万、374万和369万。

  2017年5月,甘有琴开始以“巧妇9妹”的称号在今日头条上发布短视频,分享自己在家里干活的场景和做菜的画面,至今从未间断更新。

  “9妹”一词源于三个层面:她老公在家族排行第九,在家被同辈叫做9嫂;先前用“巧妇XX”的格式想过“巧妇阿琴”“巧妇小琴”都不合适,觉得“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洪亮又耳熟能详;三者,甘有琴在娘家也排行第9。

  刺猬公社统计发现,甘有琴、李传帅、袁桂花和杨武元都没上过大学,都在不算富裕的家庭中长大,他们团队里都有外出务工见过世面的人,都用一个看似宽泛的想法落地农村,且长期执行。

  很多农村野生网红选择账号名时,会选择通俗易懂的词汇,越具体越好,比如“巧妇XX”“乡野XX”“农村XX”等格式指向性明确,被很多“三农”博主采用。他们深知自己的主要目标受众,是出身农村或者身在农村的人。这是他们的共同性之一。

  1997年,16岁的甘有琴从广西前往广东东莞电子厂打工,每月300多元。在那里,她的视野被打开,开始裹入中国当时最前沿的经济浪潮中,或多或少被当时的环境所影响。这为她在后来的日子里接受短视频这一新媒介,提供了潜移默化的认知开化基础。当年,她怎么也没想到,20年后,自己会被卷入一场盛大的移动互联网淘金潮中。

  在东莞打工期间,她认识了老公九哥,2008年他们结束农民工生涯,返乡讨生活。他们家乡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当地盛产荔枝,但交通不便,当地经济一直受限。

  2017年5月19日,以甘有琴为主人翁的第一条视频上传到今日头条。那期视频里,她展示了制作肉蛋挞的过程。她紧张极了,全程没笑,讲解制作步骤也磕磕巴巴。

  视频背后,是一个叫张阳城的年轻人。他是灵山县苏屋塘村少有的大学生,也是甘有琴的侄子。他从天津财经大学影视专业毕业后,一直从事影视传媒方面工作,培养和塑造了他身上独有的传媒基因。

  2017年不论对谁来说,都是特别的一年。

  那年,李传帅的新媒体工作室业务突飞猛进,袁桂花启用“雪莉”这个名字上传视频,张阳城回到广西创业,甘有琴第一次成为短视频里的主角。也是在那年,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2.42亿,今日头条狂砸10亿补贴内容创作者,百度高呼与内容创作者分成100亿……新媒体行业迎来了公众号之外的平台黄金期。

  当时,图文类内容已经开始走向饱和状态,短视频这一形态刚刚以“初生牛犊”的姿态进入大众视野,大众对短视频的理解还停留在“它是长视频在时长上的缩短版本”上,鲜有人意识到它凭借短小精悍特点爆发出来的巨大能量。如今,它已发展成为一个极具独立性的品类形态,并不断影响着长视频内容的演进状态。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网红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